斗破苍穹之丹帝

青島“學深圳、趕深圳”解讀 以更高坐標“搞活一座城”

發布者:
分享:

斗破苍穹之丹帝 www.velrw.icu 來源: 大眾日報·新銳大眾 作者: 宋弢 薄克國

       新春以來,“學深圳、趕深圳”,在青島形成激蕩全市的發展強音。位居5大計劃單列市亞軍的青島,以全面學習的姿態與冠軍城市“同框”現身——

  春節后舉行的青島市委十二屆五次全會,首次明確提出城市對標方向:“學深圳、趕深圳”。

  3月25日,青島黨政代表團南下深圳考察學習,在南國之濱掀起“青島旋風”。

  4月8日,市委召開赴深圳考察學習交流會,以“學習深圳、創意青島”為主題,就學什么、趕什么,怎么學、怎么趕暢所欲言,明確學趕路徑。

  解讀“學深圳、趕深圳”,結論很清晰:作為青島解放思想、狠抓落實的關鍵性舉措,“學深圳、趕深圳”是青島開啟發展愿景的路標,是破解發展難局的鑰匙,是帶動上下同欲奮力前行的大纛,是擔當作為、狠抓落實的“路線圖”。

 

  “最好的標桿和榜樣就是深圳”

  “我們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,最好的標桿和榜樣就是深圳。”南下深圳時,省委常委、青島市委書記王清憲對深圳市委領導開宗明義。

  為什么是深圳?這是青島站在全國開放發展的大版圖中搞活一座城的必然應手——

  當前,青島迎來歷史機遇的疊加和新的發展重任:2018年6月,習近平總書記對青島提出了“辦好一次會,搞活一座城”,建設現代化國際大都市的重要指示,要求山東在國家開放大局中打造對外開放新高地。新的使命任務,決定了青島必須在更高平臺上整合資源,以更大作為打造長江以北地區國家縱深開放新的重要戰略支點。

  從全省看,鼙鼓聲聲:2018年2月全省全面展開新舊動能轉換重大工程動員大會,其后的山東黨政代表團赴南方學習,今年春節后全省“擔當作為、狠抓落實”工作動員大會,解放思想、狠抓落實是主旋律。山東強,龍頭必先強,勇于擔當主動作為,對青島而言更為緊迫?;詿?今年以來,青島突出“精兵強將攻山頭,典型引路穩陣地”兩條主線,發起15個攻勢,千帆競發的大發展局面已然開啟。

  更大的舞臺,需要更高標準。充分釋放發展潛力,就必須放大坐標找不足,跟最好的比、向最好的學。放眼全國,舍深圳其誰?講總量,面積是青島1/6的深圳,產出是青島的兩倍;比速度,青島5年翻一番,深圳6年翻兩番;講質量,近年來青島更“戀棧”于傳統產業,深圳提出打造世界級科創中心,新興產業全線突起,產業層次上“青島失去了10年”……

  直面差距,對破除自滿自足觀念如同響鼓重槌——市科技局局長呂鵬的體會很有說服力:局里本已編制完成一份全市科技發展方案,深圳之行后立感“眼界矮了、境界低了”,現在正全部推倒重來。

  對標深圳,也更具針對性:同為沿海城市、計劃單列市,兩市“先天基因”相似,深圳開放的市場體制、高端化的產業結構、精準化的政務服務等,如同教科書般的存在。青島要立體、綜合、全方位地搞活一座城,這是最有借鑒價值的他山之石。

  同時,“學深圳、趕深圳”,也是推動城市發展的“宣言書”“推介書”:不僅最生動、直觀地向全國昭示了青島當前的壯志、雄心、發展狀態,同時也揭橥了青島對自身定位的責任擔當:在京津冀、長三角、粵港澳大灣區等國家區域發展戰略中,如同深圳是國家創新中心一樣,青島也要強化自身新高地、橋頭堡和北方創新中心的目標方向?;謊災?“學深圳、趕深圳”,既要在發展過程中謀居高聲遠之效,又要在發展歸宿上求“南深圳、北青島”相埒局面。在全國經濟增長“南快北慢”的大背景下,青島這一宣言,事關責任擔當,也事關全國大局。

  學趕深圳,也暗合了青島獨特的文化特點:青島是一個城市自信很強的城市,這呈現出一種雙刃劍般的特征,如滿足易體現為固步自封、妄自尊大,如知不足則能夠煥發出自我加壓的強大動力。25年前,青島提出了“趕大連”,引發了一輪高速發展期,幾年時間即在關鍵指標上超過大連,至今仍為島城人津津樂道。對于青島,目標決定作為,這也使人們對青島學趕深圳,寄予更多的關注與期待。

 

  “凡是深圳能做到的,青島都要做到”

  放眼全國,近年來學深圳的城市不乏先例,但鮮有實現蛻變者。學趕深圳,比起學什么、趕什么,怎么學、怎么趕更為關鍵。既有立足當下的霹靂手段、落地見效,又有深謀遠慮的咬定目標、久久為功,青島正在用自己的行動,證明這次“我們是認真的”。

  在深圳的“雙招雙引”推介會上,對于營商環境,王清憲的現場承諾引得掌聲四起:“政務服務方面,凡是深圳能做到的,青島都要做到”;“哪一方面做不到,哪一個部門做不到,有關部門、區市的主要領導就要在市委常委會、市政府常務會上作出解釋”。

  “凡是深圳能做到的,青島都要做到”,為學趕定下了基調。當前,青島各區市、各部門都第一時間對接深圳相關對標單位,對能夠迅速收效的經驗做法立說立行,掀起大整改、大提升的熱潮。市行政審批局局長陳立新介紹,在提速增效方面,深化“一次辦好”改革,“立即辦、當天辦、網上辦”,年底前實現“最多跑一次”;在企業開辦方面,建設“一窗通”平臺;在投資建設項目審批服務方面,推行“多測合一”“標準地”等改革舉措。

  要學“真經”,相較于一時提高,更重要的是深層次機制的長遠提升。對此,全市上下保持著足夠的清醒。

  “其實,這些年我們一直在學深圳,但是差距卻越拉越大。原因是什么?”這是市工信局局長姜波提出的一個問題。在她看來,以前學習,多停留在表面,在深層機理上“差火候”。

  “姜波之問”代表了全市的共識。在赴深圳考察學習交流會上,市委反復強調:“學深圳、趕深圳”,必須力戒淺層次、表面化、碎片式地學,要深刻體悟背后的內在邏輯,研機析理,找準“穴位”,打通“經絡”,疏通“血脈”。

  把“真經”學到手,青島鎖定在用市場化的思路、法治化的辦法推動高質量發展上。從各部門耳目一新的交流中,可以清晰地感受到這種升華:比方說產業發展,青島的落后,是產業升級落后的必然表現,趕深圳只有立足前沿,搶占新能源汽車、5G應用和信息產業制高點。比方說“雙招雙引”,

  相對于優惠地價和補貼,更迫切的是加快構建產業鏈、創新鏈、人才鏈和資金鏈銜接貫通的產業生態。再比如青島引以為傲的國企:2015年青島市直大企業資產總額突破萬億大關,早深圳1年。但到2018年,兩市這一數字分別成了1.9萬億元和3.1萬億元。差距拉大,是因為深圳通過市場手段,使國有資本向關鍵領域、核心產業集中。學深圳,就要采取更先進的市場手段,在國有資產的證券化等方面做功課……

  “既要短期學其‘形’,更要長久學其‘神’”;“學‘事’更要學‘人’”……從青島同志這些精辟的體會中,可以看到對學趕深圳長期性、艱巨性的認識。但大家充滿信心:只要有“凡是深圳能做到的,青島都要做到”這一“錨定”,一項一項學、一樣一樣趕,就能積小勝為大勝。

 

  學深圳,必須學深圳人、學深圳企業家;攜手深圳,必須攜手深圳企業

  開放,就是在更大范圍內尋找合作伙伴?;謖庖蝗鮮?強化與深圳這一全國創新引領高地的全面合作,特別是強化與深圳企業的攜手發展,是青島“學深圳、趕深圳”的題中應有之義。

  有心人注意到,伴隨青島“學深圳、趕深圳”,深圳企業家北上更頻繁:短短數十天里,華為、富士康、恒大這些深企巨頭,先后現身青島。南下考察學習,企業唱了主角:14個考察點,名企占半;而在深圳舉行的“雙招雙引”推介會,更讓雙方“牽手”達到了高光一刻:當地600多位企業家參加,現場簽署了3個戰略合作備忘錄和24個產業合作項目,總投資額971億元,涉及新一代信息技術、人工智能、新能源新材料等現代產業領域。

  既招商引資,又充分發掘深圳企業先進管理方式和戰略思維的借鑒價值。這從青島對華為的關注可窺豹一斑:24個產業合作項目中,就有華為的(青島)海洋科技產業園、(即墨)云計算數據中心和(青島)智谷3大項目。而如何將華為的戰略布局、平臺優勢為我所用,更為青島看重。具體說,青島有1900多家信息領域企業,但小而散、碎片化,青島將邀請華為整合這些信息產業資源,努力納入采購鏈,同時向這些企業開放平臺和資源,搭建一條符合青島發展特點的信息產業鏈。

  學習的最好方式,就是與對方共舞。為使青島與深圳更緊密地“扭合”在一起,相關機制的探索正在“銜枚疾進”:青島將與深圳的企業家一起,共同建設“深圳企業家青島高新產業園”,充分發揮深圳企業整合世界技術和人才資源的優勢,給青島設計產業鏈條,帶動產業集群化發展。產業園區的管理,采取“管委會+公司”的模式,園區內的事務,由公司來運營,管委會負責對園區服務。同時,還將探索建立一種機制,對重點發展的產業行業,分別成立行業協會,邀請他們參加青島市委、市政府有關經濟工作會議,給他們專門設置發文“戶頭”,實現企業家的聲音能夠直達市委、市政府決策層……

  這些都將為有意愿來青投資發展的深圳企業,搭建更好的成長平臺,促進合作更加水乳交融。